火车随想2

image

过了十个小时,天色渐晚,气温也降低不少。近几站上车的乘客都是一身冬装:大衣、围巾、绒帽等,就差没下雪,不然我还以为我们回到了加拿大。我心里暗觉不妙,希望不会重犯两年多前首次踏足昆明的误会(笑话)才好——当时是冬天,我却一副清凉装扮,最后落得要借衣服买衣服来保暖!贺先生倒是蛮有信心,说凭几件还像样的衣服应该不成问题;我只盼清迈对我们手下留情。

严格说起来,这是我第一次正式搭火车。感觉很新鲜,火车上看到的每一张面孔都似乎有故事而来。本以为一路要慢慢熬,怎么知道没两下就快到了。这一路上,除了贺先生之外,我可是什么人都没搭上话(除了请前排位子的女生拉一拉窗帘)。我在想,如果是一个人旅行的我,应该就不会是这个局面了。

贺先生坐在我身旁轻轻入眠,我仔细端详他睡着时的模样,很平静,很单纯。结婚后的日子,他坚持常牵手,我喜欢多拥抱,肢体接触很能安抚不安急躁的情绪,尤其像这样背包旅行,天知道有多少惊险的时刻,一次又一次刺激心脏。此时车上有个泰国男子对着手机大声嚷嚷,我静静靠在老公身旁,感觉好满足。那是一种无需言语的力量,在冷冷的车厢里,温暖彼此。

我喜欢认识新朋友,而现在身边的这位,更加值得我用一生去认识、去了解、去珍惜、去疼爱。

Tags: